*
*:::*回到首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 English
* 本會簡介 * 業務說明 * 委員事務分配 * 查詢服務 * 法規疑義解答 * 政府資訊公開 * 性騷擾防治專區 * 網路芳鄰   *
公務員懲戒委員會
*
網站選單
:::
*  壹、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函釋公務員懲戒法疑義要旨
*
*  貳、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法律座談會決議
*
*  參、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懲戒業務座談會決議
*
資料查詢
公告 網頁資料
資料查詢
網站圖片
網站圖片
網站圖片
網站圖片

 

貳、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法律座談會決議

七三、公務員懲戒法有關懲戒權之行使期間(下稱追懲權之時效期間),可否依應受懲戒處分種類,分別規定長短不同之追懲權時效期間?

七三、委員提議:公務員懲戒法有關懲戒權之行使期間(下稱追懲權之時效期間),可否依應受懲戒處分種類,分別規定長短不同之追懲權時效期間?
甲說(肯定說):93年9月17日司法院釋字第583號解釋文認為:有關公務員追懲權之時效期間,依公務員懲戒法第25條第3款規定,一概以10年(即自違法失職行為終了之日起,至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之日止,已逾10年者)為唯一計算標準,未分別對公務員違法失職行為及其懲戒處分種類之不同,而設合理之規定(即設長短不同之時效期間),與比例原則未盡相符,有關機關應就公務員懲戒構成要件、懲戒權行使期間之限制通盤檢討修正,以貫徹憲法上對公務員權益之保障等語,係採肯定說。司法院已據此號解釋,配合研擬公務員懲戒法修正草案第37條第1項:「應受懲戒行為,自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3年者,不得予以減俸(薪)、罰款、記過或申誡之懲戒。」、第2項:「應受懲戒行為,自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5年者,不得予以降級之懲戒。」、第3項:「應受懲戒行為,自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7年者,不得予以休職之懲戒。」第4項:「應受懲戒行為,自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10年者,不得予以撤職之懲戒。」等規定,刻正送請立法院審議修法中。
乙說:民事請求權時效期間,係自請求權之原因發生時起,經過法定期間不行使而消滅;刑事追訴權時效期間,係自犯罪成立時起,經過法定期間不行使而消滅;公務員追懲權時效期間,亦係自公務員違法失職原因(指公務員懲戒法第2條及同法修正草案第5條所列各款應受懲戒之原因)發生時起,經過法定期間不行使而消滅。所以司法審判機關審查時效期間是否完成(即時效已否消滅),係以請求、追訴、追懲權人,於其請求、追訴、追懲原因發生時起,有無經過法定期間怠於行使權利,為其審查之基準。至於各該法定期間長短,則由立法機關依時效原因發生情節之輕重,作為立法衡量之準據(追懲權之時效期間,如依時效基本理論,按懲戒原因類別情節立法,應依公務員懲戒法修正草案第5條第1項所列第1、2款違法失職原因情節輕重,分別規定長短不同之時效期間,始為正辦)。刑事及懲戒處分之輕重(即刑事宣告刑及懲戒宣告罰),僅能作為立法機關規定執行權時效期間長短之衡量標準(按懲戒處分,除公務員懲戒法修正草案第29條所定罰款,容有執行權時效問題外,其餘各類處分,於受懲戒人之主管長官收受公務員懲戒委員會送交議決書或收受懲戒法院執行命令之通知翌日執行,即生形成之執行效力,並無不能執行之情形,稽核公務員懲戒處分執行辦法第2條及公務員懲戒法修正草案第93條第1項、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故在法律上,除罰款外,尚無規定懲戒處分執行權時效之實益)。甲說主張公務員懲戒之追懲權時效期間,應依懲戒處分種類(即撤職、休職、降級、減俸、罰款、記過、申誡)之不同,而設長短不同規定,始為合理云云,司法院已依甲說釋字第583號解釋之立法指示意旨,研擬前述公務員懲戒法修正草案第37條有關追懲權時效期間規定,要求立法機關要以懲戒機關決定之宣告罰(按公務員懲戒法第9條或同法修正草案第29條所定之懲戒處分種類,性質上亦為懲戒機關審議或審判應受懲戒結果所宣示之宣告罰),作為分別訂定追懲權時效期間長短不同之依據。依該修正草案第37條條文內容分析;追懲權人自1.應受懲戒行為終了之日起3年內移付懲戒者,懲戒機關得為撤職、休職、降級、減俸(薪)、罰款、記過或申誡之懲戒處分。2.應受懲戒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3年未逾5年移付懲戒者,懲戒機關得為撤職、休職、降級之懲戒處分。3.應受懲戒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5年未逾7年者,懲戒機關得為撤職、休職之懲戒處分。4.應受懲戒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7年未逾10年移付懲戒者,懲戒機關僅得為撤職之懲戒處分。將時效制度建立在一個不確定之審判結果上,棄置時效本為審判機關對於怠於行使權利者所為懈怠事實過程審查之審判先行事項設計於不顧,逕行賦予懲戒機關優先決定懲戒處分種類後再審查時效期間是否完成,對於一個違失案件,竟設多種不同時效期間,供審判者任意選擇宣告罰及時效完成之免議判決,讓懲戒機關自由運用,交互操控,左右被付懲戒人之懲戒與否,使時效審查與實體審判順序,本末倒置,時空錯亂,時效基本理論,嚴重扭曲矛盾〔例如追懲權人於應受懲戒行為終了之日起3年內移付懲戒,依前述修正草案第37條第4項規定為未逾10年,自得予以撤職;依同條第3項規定為未逾7年,亦得為休職;依同條第2項規定為未逾5年,仍得為降級;依同條第1項規定為未逾3年,尤得為減俸(薪)、罰款、記過或申誡之處分,固無問題。但如追懲權人於應受懲戒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3年未逾5年移付懲戒,懲戒機關如欲存心開脫為有利於被付懲戒人之判決時,即可選擇時效規定,於判決理由說明本件經審理結果原應為減俸(薪)、罰款、記過、申誡(擇一)宣告,惟因已逾第37條第1項時效期間,故應為免議之判決;如欲存心整肅為不利於被付懲戒人之判決時,亦可選擇懲戒處分,因降級、休職、撤職之懲戒處分,尚未逾同條第2、3、4項時效期間,即可擇一宣告之,如追懲權人於應受懲戒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5年未逾7年移付懲戒,懲戒機關如欲為有利於被付懲戒人之判決時,亦可選擇時效規定,於判決理由說明本件經審理結果原應為降級、減俸(薪)、罰款、記過、申誡(擇一)宣告,惟因已逾第37條第1、2項時效期間,故應為免議之判決;如欲為不利於被付懲戒人之判決時,亦可選擇懲戒處分,因撤職、休職之懲戒處分,尚未逾同條第3、4項時效期間,自可擇一宣告之。如追懲權人於應受懲戒行為終了之日起已逾7年未逾10年移付懲戒者,懲戒機關如欲為有利於被付懲戒人之判決時,仍可選擇時效規定,於判決理由說明本件審理結果原應為休職、降級、減俸(薪)、罰款、記過、申誡(擇一)宣告,惟因已逾第37條1、2、3項時效期間,故應為免議之判決;如欲為不利於被付懲戒人之判決時,亦可選擇懲戒處分,因撤職之懲戒處分,尚未逾同條第4項之時效期間,自可宣告之〕。此種修法建議,如同要求立法機關檢討修正刑法,改以宣告刑之輕重,作為訂定追訴權時效期間長短依據一樣荒謬。立法機關如依司法院前述建議內容修法通過,將來移付懲戒機關(即追懲權人)如何研判追懲權時效期間已否完成(即如何拿捏移付時點),勢須揣摩懲戒機關如何選擇宣告罰以套用時效期間適用之意向及偏好,將使決定移付懲戒與否感到困擾;設如移付機關與懲戒機關先就特定案件取得時效適用之共識後,再行移付懲戒(政治性案件要非無此可能),勢必成為「越晚移付懲戒,被付懲戒人越受更重之懲戒處分」。甲說所持時效設計結果,對被付懲戒人而言,所謂「憲法保障公務員之權益(含訴訟上之時效利益)」,將形同具文。
決議:本案採乙說為當;是否罹於追懲權時效,純以違失行為發生後有無經過法定時效期間之客觀事實為斷,不宜由法官裁量決定;送請司法院採擇。
日期:94年5月5日

*
公務員懲戒委員會
瀏覽人數:26806042680604268060426806042680604268060426806042680604
10048 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1段124號3樓  便民專線:02-23111639 分機:232
通過AAA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