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首頁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 English
* 本會簡介 * 業務說明 * 委員事務分配 * 查詢服務 * 法規疑義解答 * 政府資訊公開 * 性騷擾防治專區 * 網路芳鄰   *
公務員懲戒委員會
*
網站選單
:::
*  壹、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函釋公務員懲戒法疑義要旨
*
*  貳、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法律座談會決議
*
資料查詢
公告 網頁資料
資料查詢
網站圖片
網站圖片
網站圖片
網站圖片

 

貳、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法律座談會決議

一一四、委員提議: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違失行為,與其涉嫌刑事犯罪之行為,如係「同一行為」,而該行為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本會就該案件應如何審議議決?

一一四、委員提議:
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違失行為,與其涉嫌刑事犯罪之行為,如係「同一行為」,而該行為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本會就該案件應如何審議議決?

甲說: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違失行為涉嫌犯罪,且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其懲戒處分原則上不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如該違失行為違反刑事以外法令之事證明確時,本會即應依公務員懲戒法(下稱公懲法)第31條第1項本文規定,逕依其違失行為違反刑事以外法令之責任,議決被付懲戒人應否受懲戒,以及懲戒處分輕重。於此情形,本會自應認為該案並無停止審議程序之必要。惟如被付懲戒人之違失行為是否違反刑事以外法令之事證並不明確者,即屬該項但書規定「但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之情形。於此情形,本會應認為有必要,而得依該項但書規定議決停止該案件之審議程序。
理由:
(一)我國採多元審判系統之司法制度,民事、刑事、行政訴訟與公務員懲戒之審判,各自分離。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違失行為,與其涉嫌刑事犯罪之行為,如係「同一行為」,而該行為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本會並無將其「同一行為」之犯罪是否成立作為先決問題加以判斷之權限。是公懲法第31條第1項前段規定之「刑懲併行」原則,其立法意旨即在明定,被付懲戒人應否受懲戒,以及懲戒處分輕重,縱使本會事實上已審酌其「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事實,惟體制上仍不得認定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
(二)公懲法第31條第1項規定:「同一行為,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不停止懲戒程序。但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認有必要時,得議決於刑事裁判確定前,停止審議程序。」由本項規定之文義解釋亦可得知,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行為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其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者,乃該項但書規定之例外情形。
(三)是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違失行為涉嫌犯罪,且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其懲戒處分原則上不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縱使本會事實上已審酌其「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事實,但原則上無須審酌被付懲戒人該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如該違失行為違反刑事以外法令之事證明確時,本會即應依公懲法第31條第1項前段規定意旨,逕依其違失行為違反刑事以外法令之責任,議決被付懲戒人應否受懲戒,以及懲戒處分輕重。於此情形,本會自應認為該案並無停止審議程序之必要。
(四)惟如被付懲戒人之違失行為是否違反刑事以外法令之事證並不明確,而有賴刑事偵審程序加以認定者,即屬該項但書規定「但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之情形。於此情形,被付懲戒人應否受懲戒,以及懲戒處分輕重,既應視其違失行為所涉犯罪是否成立而定,本會復認為有必要時,即得議決停止該案件之審議程序。

乙說: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違失行為涉嫌犯罪,且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其懲戒處分依法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故本會就該案件之審議議決,應視被付懲戒人經移送之同一行為之犯罪事證是否明確,已達本會得依公務員懲戒程序加以認定其犯罪是否成立之程度而定,分別依法逕為議決懲戒處分,或議決停止審議程序。
理由:
(一)公懲法第2條第1款規定,公務員「違法」者,應受懲戒。所謂「違法」,乃泛指各種法令而言,違反公務員服務法,固勿論,即觸犯刑罰法律,亦包括在內。是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行為,與其涉嫌刑事犯罪行為係「同一行為」者,則本會審議被付懲戒人依公懲法第2條第1款規定之「違法」情事是否成立以及如何成立時,除法律有特別規定者外,必須先行斟酌該「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亦即必須以該「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為斷(先決問題),始符公懲法第2條第1款規定之意旨。
(二)準此,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行為涉嫌犯罪,如經刑事法院判刑確定者,本會即以其犯罪事實,作為公懲法第2條第1款規定「違法」情事之一部或全部(先決問題),始進一步論斷其應否受懲戒,以及懲戒處分之輕重;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行為涉嫌犯罪,如已為不起訴處分或免訴或無罪之宣告者,本會於敘明如何依法不論其刑事犯罪後(先決問題),始僅就其違反刑罰法令以外法規之責任,予以懲戒(公懲法第32條前段規定參照);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行為涉嫌犯罪,如受免刑或受刑之宣告而未褫奪公權者,本會仍得以其犯罪,作為公懲法第2條第1款規定「違法」情事之一部或全部(先決問題),再進一步論斷其應否受懲戒,以及懲戒處分之輕重(公懲法第32條後段規定參照)。均迭經本會議決有案。
(三)同理,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行為涉嫌犯罪,且該行為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則該案之懲戒處分,自仍應以該「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為斷,始符公懲法第2條第1款規定之意旨。本會就該「同一行為」是否構成公懲法上「違法」情事之審理,既不得限定或選擇所應適用之法令,移送機關亦無指定本會所應適用法令之權限。否則,將使公懲法上是否「違法」以及如何「違法」之判斷,因刑事偵查、審判程序是否終結而有不同,與公懲法第2條第1款規定之意旨既有不符,亦查無其他合理之區分依據,自難謂適法。
(四)因此,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行為」,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而其犯罪事證明確,已達本會得依公務員懲戒程序加以認定其犯罪是否成立之程度者,本會原則上將被付懲戒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作為先決問題,依公懲法第31條第1項前段規定,不停止審議程序,而循公務員懲戒程序認定其刑事犯罪是否成立後,再進一步判斷其公務員懲戒法上之違法責任者,固無不可;但例外「認有必要」時,則議決於刑事裁判確定前停止審議程序,以待刑事法院循刑事訴訟程序認定被付懲戒人之犯罪是否成立後,始據以進一步判斷其公務員懲戒法上之違法責任者,亦無不合(公懲法第31條第1項但書參照)。至於本會將被付懲戒人經移送審議之「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作為先決問題所為判斷,如「原議決後,其相關之刑事確定裁判所認定之事實,與原議決相異者」,則原移送機關或受懲戒處分人,得對原議決移請或聲請再審議以為救濟,法有明文(公懲法第33條第1項第4款規定參照)。
(五)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行為」在刑事偵查、審判中者,其應否受懲戒,以及懲戒處分輕重,既均以被付懲戒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為斷,則該案件是否停止審議程序,依公懲法第31條第1項規定意旨,應視本會認為該案件有無停止審議程序之「必要」而定。此一不確定法律概念之判斷,衡諸刑事訴訟程序與公務員懲戒程序之性質與結構之不同,本會自應以被付懲戒人之刑事犯罪事實與責任是否已臻明確,而達到本會可循公務員懲戒程序加以認定其犯罪是否成立之程度為標準,俾兼顧訴訟經濟與人民訴訟權之保障。
(六)我國採多元審判系統之司法制度,民事、刑事、行政訴訟與公務員懲戒之審理,各自分離。惟各該審判系統之裁判或議決,須以其他民事、刑事、行政法律關係為基礎(先決問題)之情形,甚為常見。立法者就此情形,除設停止訴訟程序(民事訴訟法第182條、刑事訴訟法第297條、行政訴訟法第12條參照)之規定外,亦設有再審程序之規定,作為非本案訴訟之爭點判斷(先決問題),嗣後經本案訴訟之確定判決變更,或行政處分嗣後經有權機關變更時之救濟途徑(民事訴訟法第496條第1項第11款、刑事訴訟法第420條第1項第4款、行政訴訟法第273條第1項第11款、公懲法第33條第1項第3、4款參照)。因此,我國固採多元審判系統,但尚無從因而否定本會以其他民事、刑事、行政法律關係為先決問題,對之作成有拘束力之判斷後再作為本會議決基礎之權限。至本會議決就先決問題所為之判斷,嗣後經相關本案訴訟或經有權機關變更者,當事人或有關機關得依法循再審議程序請求救濟,自不待言。故如以公懲法第31條第1項前段規定之「刑懲併行」原則,旨在基於我國審判系統分離制度,明定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違失行為,與其涉嫌刑事犯罪之行為為「同一行為」,而該行為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本會縱使事實上已審酌其「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事實,但並無將其「同一行為」之犯罪是否成立作為先決問題加以判斷之權限者,容有誤會。
(七)公懲法第31條第1項但書:「但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認有必要時,得議決於刑事裁判確定前,停止審議程序。」其中所謂「但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並非例外規定,而係同項但書之例外規定「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認有必要時」之前提,亦即注意規定。否則除與公懲法第2條第1款規定,以及本會議決先例不符外,亦可能造成該項但書規定解釋與適用上之困境如下:
1.被付懲戒人經移送本會審議之同一違失行為涉嫌犯罪,且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其懲戒處分如果原則上可不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而被付懲戒人之違失行為違反刑事以外法令之事證是否明確,本非應循刑事偵審程序認定事項,而應循公務員懲戒程序認定。如此解釋之結果,則公務員懲戒實務上即不可能發生「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之情形。該項但書規定,將形同具文;
2.如勉強將被付懲戒人之違失行為是否違反刑事以外法令之事證不明確,有賴刑事偵審程序加以認定,解釋為「但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則該案即無判斷餘地,而必須停止審議程序。因為個案既不以刑事犯罪是否成立為前提,僅因被付懲戒人之違失行為是否違反刑事以外法令之事證不明確,經本會認定該案屬於「但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之情形,如本會復認為該案無停止審議程序之必要,而逕為議決懲戒處分者,其邏輯等式為「事證不明可為懲戒」而顯然違法,自不可採。惟此一解釋之結果,該項但書後段「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認有必要時」之規定,又將形同具文。
(八)綜上所述,公懲法第31條第1項本文,僅係有關本會審議程序之規定,其但書所謂「但懲戒處分應以犯罪是否成立為斷」並非例外規定,而係同項但書之例外規定「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認有必要時」之前提,亦即注意規定。該項規定無從解釋為「同一行為,在刑事偵查或審判中者,不停止公務員懲戒程序,故不斟酌被付懲戒人該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即議決其應否受懲戒,以及懲戒處分輕重;但經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議決停止審議程序者,嗣刑事裁判確定後,則須斟酌被付懲戒人該同一行為之刑事犯罪是否成立,再議決其應否受懲戒,以及懲戒處分輕重」。否則除混淆程序與實體規範之性質,增加法律所無之文義外,亦有違相同事務(公務員在公懲法上「違法」情事之判斷)應為相同處理(是否斟酌其同一行為所涉刑事犯罪是否成立)之平等原則要求,自不可採。

決議:採乙說。

日期:104年5月21日

*
公務員懲戒委員會
瀏覽人數:26804342680434268043426804342680434268043426804342680434
10048 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1段124號3樓  便民專線:02-23111639 分機:232
通過AAA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