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函釋公務員懲戒法疑義要旨

一七六、有關本府因應地方制度法第4條第2項修正,於適用公務員懲戒法產生疑義,函請釋示嗣後依公務員懲戒法第19條但書,辦理所屬九職等或相當於九職等以下公務員之移送懲戒業務,是否仍須由臺灣省政府主席轉送貴會審議,抑或得由縣長以地方最高行政長官之地位逕送貴會審議?

【來文機關及文號】臺北縣政府96年11月16日北府人二字第0960764898號
【來文詢問內容】
一七六、有關本府因應地方制度法第4條第2項修正,於適用公務員懲戒法產生疑義,函請釋示嗣後依公務員懲戒法第19條但書,辦理所屬九職等或相當於九職等以下公務員之移送懲戒業務,是否仍須由臺灣省政府主席轉送貴會審議,抑或得由縣長以地方最高行政長官之地位逕送貴會審議?
【本會函覆要旨】
地方制度法第4條第2項僅規定縣人口聚居達二百萬人以上,未改制為直轄市前,就列舉之第34條等條文及其他法律關於直轄市之規定,準用之。而同法第8條第1款仍規定省政府受行政院監督,辦理監督縣(市)自治事項。貴府之組織條例、人員編制等縱已準用直轄市規定,然貴縣尚未正式成為直轄市前,辦理上述懲戒業務,既無法律明文規定不受省政府監督,自仍應以臺灣省政府主席為地方最高行政長官,由臺灣省政府主席移送本會審議。
【本會覆文字號】97年5月27日臺會議字第0970000940號